游戏禅宗大师陈兴汉:我为什么要接受网易的投资?

2020-12-25 16:09:00

[请注明其来源]

威狐手游报道/网易在过去两年里对全球博彩业的投资大幅增加,例如Quantidrea、Bungie、Niantic、Niantic和第二家由前Stone Legend执行团队创建的独立工作室。

据国外媒体报道,网易最近投资了一支游戏团队,这一次被誉为游戏大师的陈兴汉创办了这家游戏公司。

陈兴汉:亚洲拥有领先的商业模式,但需要当地发行者的支持。

对于陈兴汉来说,这部游戏的新书天空(Sky)的创始人在中国开了个约会,手机游戏和中国市场实际上是相对较新的领域。

陈兴汉对外国媒体说:我之所以选择离开大型机游戏领域,是因为我在中国长大,这是我的祖国。然而,在中国,虽然我们公司在过去六年里玩过游戏,虽然还有其他的平台主机设备,但大多数人都无法体验大型机游戏。

那么,当我们和索尼的合同到期时,我想,‘我该为谁玩游戏?我的用户基础是谁?’我们想为每个人玩游戏,而不仅仅是核心球员。我们的游戏比动作和比赛更有艺术性。所以我们认为把游戏推向每个人都能进入的平台是非常重要的,所以移动游戏平台是最理想的,而中国是最大的移动游戏市场,所以我必须考虑寻找合作伙伴,把我们的游戏带给中国玩家。

除了把自己的游戏带给中国选手之外,陈兴汉的另一个考虑是测试这种游戏的潜力。

就博彩商业模式而言,亚洲已经在世界上领先了两到三年,你可以在亚洲找到近年来欧美市场发生的变化的参考。例如,在欧洲和美国市场,许多欧洲和美国开发商仍然担心初始下载包的大小。例如,应用程序商店中的许多人将其包含限制在150 MB以内,否则没有wifi下载的人就不多了。欧洲和美国的许多人仍在讨论对夹杂物的限制,建议先使用小夹杂物,然后继续下去。

但在亚洲市场,由于人们已经适应了在手机设备玩游戏,而且WiFi速度非常快,你们可以发现亚洲收入榜Top 50的游戏,大多数包体都在800MB以上,甚至有些游戏超过2GB,但这并没有影响它们出现在收入榜头部位置。亚洲同行发现,游戏包体跟(iOS)收入榜基本没有什么关系,很多玩家认为小包体+续传的做法是在偷偷消耗流量数据,他们宁愿一次性完成下载”。

尽管陈星汉表示,在网易的帮助下,游戏在中国发行会更容易,但对于《Sky·光遇》这样的游戏而言,其他方面还面临不少麻烦。

陈星汉说:“大多数的中国玩家都没有见过主机游戏,很多人没玩过艺术性比较强的游戏,所以在面对他们不熟悉的类型时,能否接受就是个问题。我们在2009年发布《Flower》的时候,大多数媒体都说,这也算游戏?但多年之后,这款游戏移植到了PS4平台,几乎是没有任何改变,但PS4版本的评分却高了很多,也就是说,四五年的时间里,主机玩家们已经开始接受艺术游戏了。”

“所以,对于像我们这样的游戏想要出现在中国市场,如何向没接触过这类游戏的玩家营销仍然是挑战,而且需要非常了解本地市场,所以我更相信中国发行商能够找到解决方案”。

全球合作背后:网易想做符合全球玩家口味的游戏

网易战略投资部总经理朱原表示,随着90后玩家的兴起,这些年轻玩家在中国游戏市场有着独特的品味,虽然老玩家更能够接受大多数的游戏类型,这些新玩家却非常挑剔。

“他们觉得玩一款好游戏和读一本好书、看一部好电影或者电视剧一样重要,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,在意剧情、玩法以及开发商对待游戏的态度。如果游戏出现bug,那么是否解决了?或者有了外挂,作弊者是否被惩罚?这是我看到的一个主要趋势”。

 

朱原认为,《Sky·光遇》非常适合年轻人,“陈星汉可以说是创造了艺术游戏品类,他的游戏能够带来好电影才能做到的感情体验。他之前的作品《Flower》《Flow》《风之旅人》都深入人心。很多年前,当陈星汉说要把游戏带给1亿人的时候,我还不是网易投资部的负责人,但我非常想帮他实现”。

“陈星汉已经发布的游戏,以及做了七年的《Sky·光遇》都可以看到很多创新的东西,很多都是奠基式的思维,而且用他自己独特的方式表达,我们相信他在为世界创造美丽和伟大的东西,这是很有意义的娱乐形式”。

作为投资部负责人,虽然朱原的主要任务是把海外游戏带向中国市场,但他还同时对网易的全球发展有着远见。

“我们希望创造基于全球价值观的内容,但目前还是非常本地化的,而且还有很多东西是我们不知道的,通过投资合作,我们可以从这些优秀的游戏开发者学到很多,我们有着开放式思维,比如很多年前我并不了解剧情游戏,如今可能也不够多,但比三年前好多了,通过这样的合作,我们相信总有一天,可以做出让中国之外的玩家喜欢的游戏”。

https://www.10371.cn/3556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