装备低劣的绝地求生和免费烈火公司则征服了世界

2020-12-25 16:09:00

[威狐手游推荐,请注明它从哪里来]

甘洛报道周星驰执导的电影毁灭之王,小角色何金音和水水兄弟设定了生死之环,知道功夫不如人类外卖兄弟何金银,但最终结合了自己的优势,用各种手段生活在拳台上,用抽签来证明自己的价值。

与成为一种现象级产品相比,业界的大多数开发商往往会想,小产品如何才能在市场上生存,如何在游戏行业中的大人物面前保持一席之地。皇家移动游戏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。除了大型工厂的公共移动、堡垒之夜和荒野等产品之外,野战移动游戏--原来又热又吵--几乎都恢复了沉默,而善于利用其小土豆的自由之火则成了例外。

在耸人听闻的统计数据中,FreeFire在2018年GooglePlay手机游戏下载排行榜上排名第二。根据综合结果和生产商Haroldteo的数据,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,FreeFire拥有3.5亿注册用户,1亿多季度活跃用户,每天活跃用户超过4000万,月用水量超过2亿元。

虽然免费消防由腾讯投资,并被称为东南亚腾讯,但腾讯旗下的嘉雷娜(Garena)与真正的腾讯相比,规模仍然很小。因此,从一开始,自由火就避免了与大型工厂的激烈接触,转向培育东南亚本地市场,然后寻找拉丁美洲等欠发达的市场,通过不吃肉,只喝汤的策略,赚了一小笔钱,并在把沙子堆进塔楼后取得了今天的成就。

低配置只是外表,核心是玩家想要什么,给什么。

FreeFire是由嘉雷纳位于上海的团队111点工作室开发的,这是嘉雷娜第一款自主开发的游戏。根据制片人哈洛德特奥(Haroldteo)的说法,研发团队有一个关于自由火力定位的总结座右铭:更小、更酷。

在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等发展中市场,自由火之所以如此受欢迎,是因为开发团队迄今遵守了自己的指导方针。

到目前为止,免费安装包仅超过400米,这与1g包的竞争对手有很大的不同。与以恢复PC游戏为主的公共手机自由火相比,它牺牲了一定的图片质量,以换取在欠发达市场上对手机配置的良好适应性。第二,一款游戏只需要50人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低配置手机的运行压力。

当然,低画质仅仅只是表象,从外在的画质,到内在的玩法设计,以及及时变通,全部基于低收入国家人群需求、痛点把握,才是Free Fire在一众大厂夹缝中生存的法则。

比如Free Fire带有一定的RPG元素,游戏中玩家可选择不同的角色进入战场,并且每名角色都有不同的技能。比如最近更新的角色“隼人”,就拥有血量越少攻击越高的“武士道”技能,很是切中了喜欢MMO的东南亚用户痛点。并且,Free Fire设计上遵循视觉引导为主、尽可能削减教程的原则,尽可能减少玩家进入游戏后不久便退出的概率。

最为重要的是,Free Fire并非从一开始就坚定走低画质方针,其本质是快速适应实际用户需求。如2017年11月3日,Free Fire在泰国、越南、新加坡等6个东南亚国家开启安卓端封测。测试第二天,基于玩家反馈,Free Fire就迅速更新了一个新版本,加入了低画质的选项。

将本地化进行到底,每个市场都设立本地化团队

到如今,不仅仅是“小一点”,Free Fire一直在尝试实现格言的后半句“酷一点”。自上线以来,Free Fire一直在持续更新新新模式、新角色、新武器、新载具和新地图。

并且由于没有端游还原限制,Free Fire越发风格化,无论是泰国泰拳选手、美国普通海军,还是拉美军火商、中国孙悟空全都杂糅在一起,尽量确保每一个国家的用户都能找到具有文化亲近感的角色。武器也从常见的P90、M4A1,慢慢增加了治疗枪、武士刀等“花哨”道具。

因而从最初的写实风格,Free Fire正越来越变得越来越“酷”,或者说越来越“魔幻风”、“艺术化”。有趣的是,PUBG Mobile最新的第6赛季也走了类似的路数,宣传图采取了电子朋克风格,看来运营越久花样越多也是一种必然。

考虑到许多发展中国家用户不习惯网上付费,甚至有的还没有自己的银行账户,Free Fire需要最彻底的本地化来搏得用户认同,进而产生付费欲望。

根据制作人Harold Teo的说法,Free Fire在已发行的每个市场都有自己的本地化团队,这些团队会与当地玩家社区建立联系、进行沟通,并定期以小组形式,针对特定内容进行研究和调查,确保玩家在游戏中看到自己提出的想法被倾听和实现。除此之外,Free Fire会根据当地习俗制定活动,比如泰国的泼水节、巴西的狂欢节等等。

一般而言,全球发行的产品会针对主要国家组建本地化团队,或者与当地发行商合作,其他小地方给个英语版本已经算是重视,不太可能继续投入精力。

像Free Fire这样宣称“每个市场都有本地化团队”的比较罕见,如果的确如此,Free Fire大概率是得益于当地经济水平控制本地化团队成本,并用足够的市场覆盖率确保收入、抵消成本。这种广撒网的模式也的确起到了意料之外的效果,你可能想象不到的是,根据Apptopia的数据,2018年第四季度Free Fire的收入,有29%来自巴西,为全球市场最高。

打下Garena收入半壁江山,全球市场大有可为

Garena母公司、Sea集团创始人兼CEO李小冬表示:“Free Fire已经迅速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手机游戏之一,特别是在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等快速增长的市场。”而早在2018年市场研究机构Teebik就发布的报告指出,东南亚手游市场规模复合年增长率逼近50%,高于全球平均水平3倍。

制作人Harold Teo承认,Free Fire如今的成绩超出了公司预期,这代表连Garena自己也没能意识到类似东南亚、拉美这种发展中国家市场,蕴藏的潜力居然如此之大。事实上,Free Fire一开始只叫“Free Fire”,如今的名字“Garena Free Fire”,也是在游戏测试2个多月、登上过全球22个国家和地区的免费榜榜首后,才加上去的。

截至本文成稿的4月8日,App Annie数据显示,Free Fire依然在全球40多个国家的App Store免费榜跻身TOP10。同时,Free Fire也成为了Garena的主要现金奶牛,根据财报显示,去年四季度Free Fire一共创收1.03亿美元,占Garena同期收入的近一半(44.5%),月均流水折合人民币约为2.3亿元。

Free Fire的例子其实证明,只要懂得钻研,全球到处都是市场。与大厂处于同一赛道既是一种不幸,反过头来其实又是一种机会,再庞大的企业也无法覆盖到全球市场,即便是寻常眼光中看起来无足轻重的发展中国家市场,只要覆盖用户量足够、切实做好本地化工作,定期收集玩家需求变化并及时反馈,总有脱颖而出的机会。

谈存量市场,在国内无可厚非,在全球?恐怕还为时过早。

https://www.10371.cn/3552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