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游戏群老化?头部产品一年多没有换血

2020-12-25 15:35:48

威狐手游,转载请注明出处”

在前不久的行业开发者大会上,国内2亿日活用户、300亿-500亿规模的超休闲游戏市场的数据,让业界不禁对超休闲游戏的前景刮目相看。

收购发行模式、创意逐渐多样化,让iaa游戏市场仍能不断为行业制造惊喜。另一方面,自2018年微信小游戏“跳一跳”火爆全网后,越来越多的休闲游戏开发者开始进入微信小游戏这片蓝海市场,由于拥有微信庞大的用户资源和独树一帜的社交关系,从2018年开始,微信小游戏的发展速度急剧加快。

随着微信平台的发展,平台上的小程序生态圈越来越多元,而处于小程序子集的小游戏似乎正在经历成长的烦恼。上线一年多的微信上,很多小游戏至今依然稳坐头把交椅。这与APP游戏市场、国内原生游戏市场、国外超休闲游戏市场头部游戏的大换血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微信游戏集体老了吗?发展不到三年的微信小游戏生态,究竟遭遇了哪些问题?

游戏方式固化,老产品居多

近日,questmobile发布了2020微信小程序生态洞察报告,其中显示,截至2020年9月,超过10万的微信小程序数量已达4418个,小程序整体月用户规模达8.32亿。

在如此巨大的市场规模下,微信游戏呈现出与原来iaa游戏市场截然相反的态势。头部产品中差异化产品的数量越来越少。新发布的微信游戏难以突围,核心玩法固化。在同行看来,以创意为先的微信小游戏理应百花齐放、种类繁多,但为何一步步走向同质化、产品固化的陷阱?

根据任务移动发布报告的数据,gamelook梳理了2020年9月mau用户规模top100和mau净增长top100的微信小游戏。共有15款游戏上榜。其中超过半数的mau超过千万。微信小游戏确实有潜在的市场价值。

但从这些头部微信小游戏的上线时间上来看,在用户数量较大的微信小游戏中,老产品却占据了主导地位。2020年即将结束,今年上线且挤入榜单中的小游戏仅仅只有《功夫荣耀》以及《奥特曼格斗之热血英雄》两款,TOP15中发布超过1年的小游戏居然多达13款,大部分游戏的上线时间均集中在2019年,共有八款产品上线一年之久。除此以外,还有着《天天斗地主真人版》、《动物餐厅》以及《吉祥麻将》三款游戏上线已经超过两年,甚至腾讯旗下的《欢乐斗地主》与《跳一跳》更是上线已达三年之久,并且这两款游戏仍然稳坐小游戏MAU的头把交椅,至今难以撼动。

虽然QM的数据未必能全面覆盖到一些业绩突出的小游戏,比如同行可能会认为遗漏了《全民养恐龙》《山海经异变》这样的人气游戏,但这个排名还是反应了一些现实存在的问题。

在玩法方面,虽然有新产品不断出现,但这些新产品的核心玩法并不新鲜。棋牌、三消、iO等传统的休闲游戏品类占据了头部产品的主导地位,比如在2019年中便一口气出现了《星星消除计划》、《消消消连萌》与《星星爆爆乐》三款消除品类的产品。

除了三消以外,在微信小游戏里最火爆的便是棋牌类产品。这类小游戏的上线时间均超过两年,基本已经稳固了其在微信游戏中的地位。并且榜首产品《欢乐斗地主》的单月MAU几乎是第二名《跳一跳》的三倍。由于集合了微信社交关系链的优势,强化了社交属性,棋牌品类在微信小游戏中可以说是独当一面。

而剩余拥有着高MAU的产品,大多也均为原生休闲游戏中常见的品类,比如塔防类的《植物塔防战僵尸》;iO类的《我就要吃鸡》等。此外还有着不少原生休闲游戏移植版也占据了前列,比如《饥饿鲨进化》便是典范,在休闲市场取得成功后风靡了微信小游戏平台,实际上棋牌类产品与之也比较相似。

而今年上线的两款新产品,其中《奥特曼格斗之热血英雄》以IP为主要买点,而另一款《功夫荣耀》作为平台中少见的RPG游戏,实际上在原生休闲游戏中也能找到类似的范本。

总的来说,微信平台头部小游戏似乎已经处于固步自封的状态,大量的老产品占据了主导地位。

而超休闲游戏品类,实际上是一个新老产品更迭十分迅速的市场,比如全球最大的美国市场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更迭出一半的产品,而在国内原生APP超休闲游戏领域也不断的会有游戏新的小游戏浮出水面。

并且,相较于火爆一时的《跳一跳》,微信小游戏平台中似乎很难再次诞生与之相似的超高MAU的爆款产品,能够令人感到惊喜,且玩法差异化的产品还要追溯到两年前诞生的《动物餐厅》。作为少见的放置玩法的小游戏,靠着出众的创意与品质,《动物餐厅》在口碑与市场表现上双丰收,甚至上线两年后有了原生APP研发的计划,但从目前新产品的供应上来看,这样的产品几乎在微信小游戏平台中难以再次见到。

那么,为何在微信小游戏平台上会出现如此反常的一幕?

大环境裹挟,平台壁垒限制原创开发者

解铃还须系铃人,生态的变化来源于每一位参与者,开发者数量下滑,产品发行困难等一系列因素导致如今的地步。

在重度游戏的大浪潮冲击,国内休闲游戏的开发团队相比于往年下降了不少,Ohayoo的总经理徐培翔曾告诉GameLook“虽然与疫情的影响有关,今年以来IAA游戏的开发者数量相比去年减少了50%以上,数量还是差了太多。”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微信小游戏的开发者数量或许也出现了一定的下滑。

而开发者数量减少,自然会导致新产品供应不足,无论是在原生APP游戏、还是微信小游戏领域都遭遇了相似的问题,进而使得老产品持续占领着市场高地。

除此以外,微信小游戏平台特殊的开放式平台模式,也带来了发行能力要求高的新问题。

在原生IAA游戏市场中,买量已经成为常态化,因为休闲游戏买量的成本远远低于重度游戏,所以大多休闲游戏均以买量的方式进行发行,而原生市场人气游戏的发行有着多家发行商,比如腾讯优选计划、Ohayoo都是佼佼者,反观微信小游戏、发行商介入力度显然与原生市场有着较大的落差。

据DataEye-ADX平台数据显示,近1个月的手游买量产品TOP50内,中重度游戏占5成,休闲游戏占到42%;而从手游买量新品TOP50的产品类型分布来看,中重度游戏占到52%,休闲游戏占48%。

进行买量发行,也就意味着前期需要一定的资金投入。而在原生休闲游戏市场,开发者能够与Ohayoo以及腾讯这样资质雄厚的发行商或者发行平台进行合作,从而快速的突围市场。

不同于原生IAA游戏市场,微信小游戏平台为一个开放平台,这也就意味着开发者不仅需要完成游戏的开发工作,同时产品的运营、发行推广等均由开发者自身承担,因为微信平台广告抽成的原因、发行商在微信端代理小游戏的利润率显然不及原生小游戏市场。

而休闲游戏的开发者基本均为规模不大的小团队,自然难以承担买量发行的压力,新产品数量也随之下降。不过,今年腾讯也宣布进军IAA游戏领域,旗下的腾讯优选计划已经打造出《班主任模拟器》、《网吧模拟器》等爆款,但目前微信小游戏平台的生态还未得到扭转。

另一方面,微信小游戏的开发者除了可能会面临买量压力,在没有发行商帮助的情况下,也难以通过上线后的市场表现来对产品进行调优,一款创意十分出众的产品,可能就因为前期发行上的瑕疵就此夭折。

并不是市场缺少亮眼的游戏,而是在微信小游戏平台中缺少一双推手,助力这些创意产品走向玩家面前。

劣币逐良,平台生态亟待改善

除了存在“外忧”,微信小游戏平台上的开发者或许还将会面临亟待解决的“内患”。

众所周知,IAA游戏之所以成为近年来热议的话题,正因其所具备的完善且高效的商业逻辑得到了广大开发者的认可。对于微信小游戏平台上的产品而言,变现效率同样是开发者十分在意的问题。

于是有的开发者为了提升ARPU值,简单粗暴提升游戏中广告曝光频次,加速变现效率实现快速增收。

由此也会带来一个问题。当开发者将重点全部用在如何变现上,而非如何用玩法来吸引用户上,那么产品自然也就失去了其游戏性,核心玩法不在考虑范围内,开发者仅仅只是找一个流行的玩法套上这套变现模式,产品玩法也就越来趋近同质化。

但这样的产品却因为能够实现快速变现,获得了不错的收益,而后继续“换皮”、以及靠钻微信的空子进行病毒式的裂变,从而出现了劣币逐良的趋势。潜心研究玩法以及合规化变现手段的开发者受到挤压,而只想着快速变现“一波流”的开发者却获得了收益,游戏生态出现了本末倒置的变化。

与此同时,这些挣到钱的游戏在榨干了一个玩法、一个品类的价值后会再次寻找新的玩法与品类,由于得到了收益,所以在发行买量的力度也就更大。

而另一方面,有创意的产品却因为没能得到与之匹配的收入,发行难、买量难的问题仍旧没有解决,久而久之便被淘汰出局。当产品不再比拼研发实力、创意,而变为了比拼模式单一的买量速度、获客速率,抄袭、换皮的产品也因此大行其道。

毫无疑问,这样恶性循环的游戏生态对于平台上的产品将会带来沉重的打击,当然,作为平台的构建者,腾讯自然也不愿意见到这样的局面,自今年高点宣布入局IAA游戏领域后,放出了腾讯优选计划、直客服务体系、犀牛鸟IAA服务伙伴计划等多个扶持计划,未来能否扭转乾坤,拭目以待。

/11/402584